凯蒂在弦上

打架要脱上衣是因为脱裤子很奇怪

星海坊主所担心的“溃烂”开始的征兆是发生在什么时候,大概要向前推一年零一个月一十二天,正是整个江户都变得酷暑难耐的日子。

那时候的少年还没有高到可以俯视该死的副长,少女也没有让人觉得士别三日当前凸后翘。一切都很平常,非要说什么,只能说那天实在热到反常。

气温可以高到什么程度?到不至于把人热到蒸发,但是看着天空远处太阳,它散发出的热量透着炎灼的味道,仿佛还在嘲笑着欲哭无泪的人类。

公园里的长椅上倒是有一片树荫,被冲田半点都不浪费地享用着。人民警察的规矩多到要死,将制服穿好不然当切腹居然被列入局中法度,到底是多么不通人性丧心病狂的鬼之副长。

只能将将把外套脱下,搭在被晒到烫手的椅背上。

“糟糕了啊,”就算伸出手遮挡阳光也不过是多此一举,“怎么会这么热啊,好烦……”

舔舔发干的嘴唇,冲田索性垂下手臂,搭在椅背上,想要放下眼罩试图用催眠来逃避这样的鬼天气。然而不知是谁说得好,人生不如意九分之十,冲田感觉到了一个尖锐微热的物什在戳自己的后脑,很快就听到了,放在此情此景该死欠揍到极点的声音。

“所以说让我送你上西天然后赶紧把椅子让给我啊混蛋阿鲁。”

好死不死的是麻烦的家伙来了,这天气又热了好几分,冲田揉着额角,“先来后到啊臭丫头,你是白痴吗?想打架也要看时间啊喂……这种天气动一下就会变成烟飞走啊蠢货。”

可惜少女不想懂先来后到,还想和这种天气破罐子破摔,很高兴地继续保持原来的姿势,“是吗?太好了,赶紧打一架让这个混蛋吉娃娃变成烟然后被定春的小便冲走阿鲁。”

人生不如意九分之十,这个死丫头就是他多出来的全部,到头来两个人大汗淋漓的到底有什么好处……不,这些都不重要了,她是真的太欠揍了。

对,欠揍的头发欠揍的声音欠揍的性格欠揍的脸欠揍的宠物欠揍的监护人欠揍的眼神和欠揍的嘴唇。

时间凝固了几秒,两人同时出手,菊一文字架住了绛紫色的伞,伞骨与剑刃一同发出悲鸣。格挡住对方的攻击后,神乐单手撑在椅背上,本想着要越过长椅,却选错了支撑点。

呿,看来真选组的制服面料真是不错,都没有什么摩擦阻力……

然后在摩擦阻力在身上的作用几乎为零的状态下,神乐的额头撞到了某人的下颌上,手中的伞也顺势滚到一边,努力克服了痛感睁开双眼,就看到那个死小子一脸鄙夷地揉着下颌看着自己,不屑的神情仿佛在说:平衡都控制不了的蠢货。

一拳打向那张略带嘲讽意味的脸,却被冲田偏头躲开,可怜神乐的脑回路总比别人惊奇些,丝毫没有像正常女主那样娇羞不知所措,也不过是衣料和衣料间进行接触,大腿内侧乳白色的肉不小心与相应的位置接触,反倒看到冲田挑衅的神情怒火中烧,保持着前几格的姿势与冲田肉搏。

近战挥拳并不是和持剑砍人一样擅长,还不如一副手铐了事。

把这个死丫头和椅腿拷在一起,冲田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俨然一副胜利者的样子俯视着正咬牙切齿的神乐,捡起躺在地上的伞,顺着伞柄打开,承认这真是用来遮阳的好东西。

拿起菊一文字撑起伞,一番队队长头也不回的走了,气得神乐用尽毕生所学来骂人,最后冲田还是走回了她身边,蹲下来,伞面照过神乐小半的身子。

躲开了两只差点会蹂躏到自己的爪子,“太阳快要下山了不是吗?我相信你晒不死的……你别那么看我,我还是记得你的初期设定的……”

“把伞给我小王八蛋!”

“再见了。”

这次是真的头也不回地很高兴地走了。

——————————————————

像这样的天气如果不去冲澡不开空调迟早会暴毙而亡吧?怀着这样的想法冲田从浴室里走出来,发梢滑落的水珠受重力向下流淌,刚要吹干头发时发现了一个穿着粉色睡衣狠狠地咬着他冰箱里的吸吸冰同时伸手管他要伞的姑娘。

唷,还不错,顺利挣开了。

“伞还我死小鬼。”

“你的伞作为武器被没收了哦。”

“少废话给我阿鲁。”

冲田向神乐一摊手,表示真的给不了,弯起的嘴角也同样表示,刚才当然是胡诌。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又打起来了,根据神乐的攻势上看,显然她并不在乎对方浑身上下只有一条画满s的内裤和已经被他打飞的吸吸冰。

当然她没注意到的是,自己越来越松垮的睡衣和早就松垮了的头发,盼了一天的凉风终于吹过,神乐的头发也不小心遮住了眼睛,心里唯一的念头是:完了要被打了。

想像中的疼痛并未光临,而是某人替她撩开头发,一双眸子迸发出幽暗的光,耳畔传来阴险的声调,“破坏手铐破坏公物,”冲田趁她不备突然拉着她的胳膊,“是不是该赏你去大牢里凉快凉快呢?”

“滚吧阿鲁。”

被冲田猛地放开手臂,重心不稳的神乐跌坐了房间的主人的床位上,下意识把枕头扔向冲田,冲田也本能地接住枕头。

所以这一幕在本想通知队长又紧急事件的山崎眼里是什么鬼样?

半蹲着只穿着内裤的队长拿着枕头,头发很乱衣服也很乱的china桑跪坐在榻上,又激愤又委屈(?)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〇〇〇不成又开始〇〇〇。

现在两双眼睛看向了自己,就像四团幽幽火光,会被灭口吧,可能吧……不不不是一定啊,一个都对付不了的怪物这里有两个,用失误来搪塞可以吗?

山崎君在面临人生最重大的危机时忽然“福至心灵”,成功地叫来了声音能够到覆盖的所有人,说好的紧急事件也不知道丢到哪个次元上了。

小矛盾总会引发出大矛盾,小事情终究变成了一场会议。

“嘁……”冲田穿上了浴衣,还替某个傻愣着的丫头拉拉衣服领子,几名队员吹起的暗哨被冲田的s表情吓了回去。

丝毫没顾及到土方抽搐的嘴角,冲田故意看着神乐的眼睛说,“土方先生,有山地大猩猩闯进咱屯所了……现在由我将她遣返吧?”

空气中弥漫出了烟味,土方遣散了其他队员,向门外呼出一口烟,烟雾尚未散尽,倒是映出了某个人的脸。冲田不再和神乐进行眼神上的较劲,“看来接管你的人来了。”

“我说总一郎君,爸爸我啊,只接受草莓牛奶呢……”

“哈?”

所谓小事情总会变成一场会议,两个当事人百无聊赖地坐在屋内的一侧,一言不发地支起下巴看着三个大人外加一副眼镜吵成一片,冲田拿出的吸吸冰又被神乐顺手弄断一半,他也懒得理她,听到他们从勉强允许交往到商量订婚,怕说出别的要命的话,神乐一把揪住银时的头发,使劲踩着眼镜的副体,“死卷毛,你是要把我卖了吗阿鲁?我要让定春天天咬你菊花阿鲁。”

“那小神乐你怎么解释今天的事情啊……别揪了放手放手啊啊啊。”

“但那,你们都没有问过我们前因后果就想贩卖人口,还是要贩卖到警察这里吗?”

但有些事若在人的潜意识里生出,先入为主的思想在白痴的头脑里顶过所有真相,结果只是两个人将剩下的吸吸冰吃完,继续默默地看三个大人外加一副眼镜继续吵。

最后直接变成炫儿父母且为吵架而吵架的两个阵营。

一根吸吸冰吃完了还会有下一根吸吸冰,在重要的会议也会有散场的时候,冲田主动掰断新的一半递给神乐,没有看她那诧异还颇有些尴尬的眼神,只是走到四人面前,表明自己和神乐确实是在交往并且为今天的事感到抱歉还承诺会在外人面前有所注意总而言之这个“是要负责必须是草莓牛奶”的会议可以解散了大家回去就寝吧。

刚想大声反驳并暴打冲田一顿的神乐听到了冲田小声对她说,“拜托别让他们吵下去了,这么热的天气只会徒增气温罢了。”

不甘心的情绪迫使神乐闷哼一声,咬下一大口吸吸冰然后拖着银时和新八头也不回的走了。

吵了许久的土方觉得口干,刚刚倒好一杯茶,甚至觉得有些疲累,似乎在望着杯中液体发呆。

“土方先生,”计算好了距离,枪炮距离他的后脑大概不足一步,“但那是你找来的吧?”

意料之中的爆裂声与滚滚浓烟并没有出现,反而身后的少年对他说,“十分感谢,该死的副长。”

“你……总悟……”

近藤的话突然哑在嗓子里,眼中的慈爱光芒似乎要泛滥成灾。

他们只看见了少年做出了噤声的手势,心情不错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很不容易地摆脱了银时和新八的追问,神乐在即将睡着的那一秒听到了短信的铃声,“超s小鬼”发来了一句话。

“想要伞明天继续来找我——你的主人”

……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
生贺的番外~

评论(1)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