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蒂在弦上

之前有位亲和我说应该先把cp标上
所以这篇的cp是神威x澄夜 微冲神
之前不明就里就进行阅读的亲们实在抱歉了(´・_・`)
很明白那种感受
确实不舒服
(发现没有打澄夜的tag原谅)
————————————————————————
那对白痴夫妇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如果可以的话,神威真的不想应他们的邀请看什么所谓的外甥,就算外甥还在肚子里。

但是看着那个宇宙第一欠揍的妹夫把饭盆放在面前时,神威还是笑眯眯地向他道谢。

米饭的香糯气息总能冲淡弥漫在空气中无形的醋海带的气味,神威吃到一半,歪头看着饭桌冲田为神乐夹菜的那只执筷的手。

到底有没有变钝呢?还是说变得只会夹菜了呢?

还有那个白痴妹妹,就算是怀孕也不至于弱到让别人喂吧?

神威觉得自己对他们两个一视同仁,都是弱者中的弱者。

神乐咽下嘴里一半的饭,含糊不清的发音迫使神威需要冲田这个翻译,冲田看着神威的眼睛,笑着一字一句地说:“白痴哥哥,拜托帮你可怜的妹妹一个忙吧阿鲁。”

那个“阿鲁”的口癖在冲田嘴里出来神威听了好想杀人。

最后神威起身,向神乐走过去,看着冲田似是无意地握了握餐刀笑而不语,他摸了摸神乐圆滚滚的肚子,最后承诺为了这个未来的强者去赚所谓的奶粉钱。

看在强者的份上。

去照看某位重要人物的宇宙旅行。

无所谓啦,一切都扔给阿伏兔就好了呀。

——————————————————

堂堂公主殿下,就算是前公主殿下也不应该光临春雨,尤其还是那个满是兔子前身为第七师团的总部,至少阿伏兔认为如果这个公主脑回路正常的话。

但上帝就是要告诉他一句密语:你身边就是一堆怪人你自己也是个怪人所以快认命吧。

“这不是那个以前没能杀掉的公主殿下嘛。”

房门欠开一道缝,向里面望了望,神威看见了身着湖蓝色常服的澄夜。现在的公主殿下就靠在躺椅上看着宇宙间最最平淡无奇的星海,甚至刻意地减缓呼吸,显然一副不想错过任何可能有流星划过的一秒的模样。

神威对此毫无兴趣,阿伏兔对这些司空见惯的景象也是毫无感觉。当然,澄夜沉溺在自己的小小星河中根本也没有注意门外有人,如同以前背着管家爷,和兄长大人在夜半观赏繁星密布。

神威觉得无趣转身已经走开,直到澄夜扯开她的行李包,启开一罐金枪鱼罐头,现下没有管家爷的管束,自由的公主殿下开始要品尝她人生中第一盒罐头。

好巧不巧响起了敲门声。

敲门声还没结束,阿伏兔看着身边的神威已经进了房间,“公主殿下要吃饭吗?身为提督如果招待不周我会被阿伏兔说呢。”

哎呀笨蛋提督您太谦虚了,看上了公主的罐头尽管直说好了,何必带着几盆米饭到公主面前呢……且不说是不是公主,正常女性也会被你吓得目瞪口呆夜里失眠……

容笔者重申一遍,阿伏兔这辈子都不会和正常人为伍,所以他听到公主用日本女性特有的温柔声线说:“神威阁下要和我一起吃吗?这是我的荣幸呢。”

然后这个看起来温柔声音也温柔的公主像无视了几年前还险些被神威射杀的事实一样无视了神威惊人的吃相,反而从好像存在bug一般的行李里拿出各种食物。在小小的房间里,似乎主客都颠倒了呢。

等到神威吃好后,他笑着双手合十,十分愉悦地表达感谢,“多谢款待,公主殿下。”

“啊……神威阁下,稍等……”澄夜看着神威嘴角的米粒没忍住强迫症的冲动,拿出云纹帕子将米粒拿掉,“这样就好了。”

阿伏兔趁着神威呆愣还没笑吟吟地说出“杀了你哦”时拉着他离开了房间,当然还向不明就里的澄夜再次表达感谢。

神威没什么表示,倒是双手抱着头问着阿伏兔:“说起来地球上的美食可真的很多呢,阿伏兔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这个……大概是经费有限……”

“这可是你的不对哦,阿伏兔。”

“是是……”

神威侧过脸看向澄夜的房间,恰巧与趴在门板上偷瞄的澄夜对视,也算是第一次看清了她那张不错的有些微红的脸,以及她茶色的杏眸和被剪成姬发式的黑色长发。

以前未曾挂心的记忆随着那张娇憨的小脸扑面而来,大概是幕府重建,那个武士之国正休养生息,神威坐在某个刚被建好的大厦楼顶,看着江户中心的大屏幕上展示出一个人的脸,就是那个澄夜公主的脸。

晋助的手下武市曾提及过这位公主的话语有浓浓的抚慰人心的力量,而晋助却说不过都是假象。

身为前公主殿下,德川茂茂之妹,为了稳定人心,在民众面前发誓与一桥喜喜共同为维护国家做努力,仿佛杀兄之仇并不存在,公主殿下的意愿,成了必须的牺牲品。屏幕中她的坚定的神情在神威看来薄如蝉翼却不可不承认又是坚不可摧,而他曾迷恋过的力量之强,往往在这种关头束手无策,忽然想到那个叫日轮的女人,一瞬间突然感到力竭,凤仙损毁不掉日轮的光芒,神威第二次发现了,不会随死亡而消失殆尽的强者。

很多年以后澄夜也对他说,尽管只是五分钟的讲话,但她整个人都在一半海水一般火焰中煎熬着,甚至一只手想拔下头上的簪子刺在一桥喜喜的心口,另一只手则狠狠攥拳压抑情感直到手心痛到没有知觉。

神威说那很好办我帮你杀了他吧。

澄夜笑着摇摇头。

神威承认阿伏兔最好的一点就是想尽一切方法让他灭掉所有想灭掉的人,但这位公主殿下却只能独自为营,彼时的他尽管意识到这些事情但对这些也毫不在意。

夜晚,江华的身姿在他的梦境里那般清晰,面对母亲湖蓝色的双眼神威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下意识想要躲藏,却未料母亲的手已经在很温柔地抚摸他的侧脸,仿佛时间又流到最开始的状态,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反握住江华的手,抬头却看见澄夜的脸,上一秒还在甜甜地笑,下一秒就哭成了花猫,就算是神乐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情绪波折,神威不违背本心地对她说:“再哭就杀了你哦。”

而澄夜只是对他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抽出自己的左手,跑开了。

这么无厘头的梦神威在醒后却没有忘记,看向钟表发觉不过才是凌晨。

在宇宙里航行也是另类的暗无天日,澄夜这么想,入睡实在是有些困难,她赤着脚来到主舱的落地窗前,毫无睡意地看向茫茫星海。

小神乐原来和自己说过流星划过也许会对另外一颗星球造成伤害,而小时候兄长大人对她说流星划过时应当许愿,两者话语间的巨大落差让澄夜好奇所谓真相到底是什么?就好像前几个月她还视一桥喜喜为仇敌但后一个月她却接到天子的诏令,大概意思就是,和一桥喜喜结姻。这是为了平衡巩固各方的势力,信女小姐这么和澄夜说的。

澄夜逃避了,笑着拜托小神乐想去宇宙航行,神乐马上想起自己的白痴大哥,两人一拍即合……话虽如此,其实小神乐也看出来了吧,澄夜已经不是过去的澄夜了。

“公主在看什么?”

一开始,澄夜在迈入船舱的第一步,看见神威的脸,心里涌起得不是惧意或恨意,发觉他不过是如小神乐一般的单纯,大概是在那些暧昧温柔到诛心的算计之下,这些都似乎可以抛之脑后。

“星星……神威阁下也睡不着吗?说起来小神乐的婚礼是我主持的呢,但是却没看见阁下呢。”

澄夜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很多人烂醉的样子,但他们充其量不过是背景墙,最夺目的还是拥吻的新婚夫妻,带着醉酒的倦意和两颗砰砰的心。这是澄夜偷偷拍下的,只有她自己知道。

“啧……”神威看着照片皱眉,随即不以为意地笑了。后来澄夜也和他说了很多关于那个白痴妹妹的事情,虽然很琐碎,神威却没有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妹妹妹夫很让人糟心是真的,澄夜的声音很好听也是真的。

还有那只手,是否和梦境里一样温软白腻,像母亲一样,神威忽然看见了流星,然后他把食指放在唇边,与澄夜的茶色双眸对视着,继而手指指向流星的方向,他看见了澄夜欣喜若狂的表情,就像是原来的他遇见了稀世强者的样子。

“谢谢你,神威阁下。”

“你有多久没看过星星?”

“大概很久很久了呢,自从兄长大人去世后,就没人愿意让我看了。”

“哦?”

神威扬起懒散的声调,发顶心的一绺头发也随着歪头的动作而有所晃动。毫不避讳地看着澄夜的泪水流出眼眶,也没有正常的安慰的举动,更别提递上一张手帕或者说擦掉眼泪。

“失礼了,神威阁下。”

“没什么。”

与梦境的情景大致相似,却没有说出“再哭就杀了你哦”这句话,但说到底神威认为澄夜是另类的强者,就算现在她流着眼泪。

转身欲走,神威听见澄夜对他说,“多谢款待,神威阁下,明天管家爷和小神乐就来接我回去了,届时还希望您与阿伏兔阁下参加我的婚礼。”

也不知道是不是神乐的婚礼给神威留下了不舒服的感觉,他听到澄夜这么说,突然脚步一顿,刚想回头看看她的表情,发现她已经回去了,衣袖卷过墙尾,一只手也不经意地露出半截,最终随着整个人消失在黑暗里。

和那样的女人,会不会生出很强的孩子?神威这么问过阿伏兔。

阿伏兔在多次岔话题失败后拉下自己的小脸恳求这位笨蛋提督千万不要乱来,然而他也知道那是神威认定的强者。

也许是这小混蛋真的想起来自己的海盗本职,在他失踪了数日后,阿伏兔在澄夜公主的膝头上找到了自己的上司。

神威正握着澄夜的手,用另一只手笑着向阿伏兔打招呼,殿下正理着他几绺头发,向阿伏兔悄悄做着噤声的手势,暗示他要小心门外的侍从。

然后在两双澄澈的眼睛的注视下,阿伏兔听到了公主殿下温柔的声音:“神威说,你们已经准备好了,什么时候把我劫走呢?”

再看着神威那张笑得人畜无害的脸,阿伏兔瞬间觉得自己老了十岁。

很多年以后阿伏兔在面对神乐的质问下,只觉得心力交瘁,岁月不仅在他的脸上画着道道,也毫不犹豫地在他心灵上画着道道,算了他已经承认他是一个操劳命。

眼下他也就只能看着笨蛋总督的手不客气地捏着一国公主的脸,笑得还算很温柔的样子,而世界上也不会有第二个人如此大胆地把玩神威发顶心上的呆毛。

——————————————————

你有多久没有看过星星

就像那夜空中凝视的眼睛

静静地注视着世事变幻

彼此却从不曾互相靠近

ps:澄夜是有腹黑体质的而且是天然黑_(:з」∠)_

神威,大概是相中了就要出手

很乱的一篇不喜勿喷orz

评论(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