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蒂在弦上

战后事

(大战后设定)

为什么要战斗?为什么要反抗?为什么不可以苟且偷安?

人们把信念尊严等辞藻衔在口中,其实脱口而出后表达的都是一个意思:想要活着。

——————————————————

几乎没有人喜欢流血受伤,即便是夜兔也不例外,他们喜欢的大概只是单纯的殴打别人而已。

神乐不一样,她是个能保护别人的笨蛋,少女的身体蕴含着令人震惊的能力,强到发指。

所以她现在虚弱得下不了床就像是一种惩罚,“混蛋s小子,醋海带递给我阿鲁。”这是神乐清醒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冲田有时想,神乐就应该和醋海带来一场跨越种族的恋爱,那一定是会让无数痴男怨女都在午夜之时悲伤哭泣的绝唱。

善解人意的澄夜公主带来了数箱的幕府慰问品,神乐顿感身处天堂。

“白痴哥哥,你要不要吃点,超美味的阿鲁。”

“还是留给白痴妹妹你好了。”

几束光从废墟中反射了好久才传到神乐的病房,整个世界都在进行自愈,在地表中发出阵阵生气,渐渐冲淡了大战后的苍凉。

神威认为如果将地球拟人化,她一定是个极有趣的强者,比夜兔族更强的自愈能力,还有源源不绝的意志和能量,尽管她现在还是千疮百孔的,但却有让人不得不承认的耀眼美丽。

几束光即将流转到神乐的脸上时,神威起身,伸出手掌将神乐整张小脸罩住,用了不会死人的力气亲昵地捏了捏神乐的脸,低头仔细欣赏了中指与无名指之间神乐带有血丝的眼白,如果不是真的没力气了,这个傻子一定会跳起来和自己再打一场吧。

啊啊,算了。

“白痴妹妹你就在这好好养病到死吧。”

神威挥挥手,丝毫不理会用表情和意念发力的神乐,笑眯眯地向冲田处看了一眼,“哎呀哎呀警察先生,拜托请你让她最后死在我手里,别让我这个妹妹现在就死了。”

冲田看了一眼已经气得口吐白沫的神乐,发觉很难做出什么保证,“令妹这个德行……尽量。”

神威倚靠着不固定的门,双眼中的不满迸成一条缝隙,话到咽喉从口流出的只是一声随意的口哨,微笑地双手抱着头从阿伏兔身边走过,出了病房,没有太注意窗外的阳光已经漫到自己的额头,更不想听见神乐的幼稚的咒骂。

病房里两个人彼此对视,就那样直勾勾地看着也没有觉得尴尬,到最后都以一声嗤笑结束,拼劲全力去表达对对方的不屑一顾。

现在的风偏冷偏柔,一叶樱的花瓣被迫停留在神乐的眼睛上,花的肌理被瞬间放大,展现出一个白无垢的世界,褪去所有纷飞战火,淹没所有生死离别,甚至可以抽离人的感情。

直到花瓣被风吹走的那一刻,神乐才正式看清了现在的世界,繁乱,萧瑟,绝处逢生,令人欣喜若狂。

“花瓣都被你玷污了哦。”

“去死吧吉娃娃。”

冲田没再和她拌嘴,认真地打量着病床上的少女。就算全身被伤得动弹不得嘴也不饶人,可见夜兔之血在她血管里流淌得还算顺畅,很快她又可以变得嚣张至极,整条歌舞伎町都是她爽朗的笑声,扰得人不得安宁。

以后的事以后再烦恼,现下即使是一个普通人捏住她的脖子,想要至她于死地,大概也很轻松。那白细的脖颈,上面盘旋着一个自右耳后开始的疤痕,很细很浅的样子,话说回来,真正的绝顶武士留下的伤口也极富有美感,神乐脖颈上疤痕正是虚的杰作。

眼下神乐无聊至极,本想着和冲田拌嘴解闷,但好像失败了,万幸的是身体的疼痛终于不会达到阻挡她睡觉的程度,阖上双目,渐渐的意识模糊。

冲田看着她进入黑甜的梦境,放弃了s的想法,开始肆无忌惮地盯着神乐的睡脸开始回忆。

话说回来,被虚划了一刀之前的情况是怎样来着?

好不容易将虚的一切尽数斩杀,准备和虚进行决一死战时,他们所剩不多的人竟然染上了病毒,从虚变态的笑容中可以看出,很多人都会不得好死。

漫天的紫光倾泻而下,渗着熔浆一般的温度,以人的体质很难承受的高温,幸好只是须臾之间,然而片刻过后,染上病毒的人都丧失心智,力量剧增,嘴角挂着涎水,见人就杀。

虚就在江户的最高处,没有趁乱离开,而是欣赏着,这难得的饕餮盛宴。

血肉横飞根本没什么好看的,将刀刃划向熟人的脖颈后悲痛欲绝的表情,被亲近的人杀死的惊愕后的无奈之情,希翼着能唤醒爱人的样子,哪个战场也不会有比这更丰富的人的感情。

很不巧神乐就必须对付几个相识的百华女子,染上病毒的她们战斗力增长数倍,尤其像神乐这种擅长近战的夜兔族,密如雨的苦无简直使神乐防不胜防。

身上到底有多少道伤口根本数不清,在以往凭借着夜兔的自愈能力这点伤根本不在话下,然而面对力量倍增的小姐姐们,伤口如果太深,流的血就越多,自愈再快也比不上再添新伤,伞都变成了筛子,筛子又直接成了骨架,总之毫无用处。

根本没人能帮助别人,因为敌多我寡,因为敌人力量倍增,更可笑的是,很多人根本下不了手。

冲田庆幸自己的对手只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恶毒的说,不是熟人就能杀得更利索一些。

没人知道病毒的效用只有三十分钟,不过是三十分钟而已,己方损伤大半不说,连人格也被拆得七零八落,丧失斗志的比比皆是,切腹的都能排成一队,冲田阻止不了那么多人犯浑,一转身倒是看见了倒在定春肚子上被扎成筛子的神乐,他想走近看看这丫头死没死,她的哥哥神威低头和她说了两句,神乐就从地上挣扎着蹦起来,结结实实地给了神威一拳。

神威笑着拍拍她的脸,走开了。

虚看完了这场关于人性伦理道德的表演,开始了最终的战斗,所有人包括那条又蠢又萌的定春都全身心的战斗,最后老板怎么把虚杀死,老师和弟子间又是怎么感慨往昔的,站在远处的冲田几乎听不见,确认好自己还能活下去后,他从地上爬起,略略看看皮开肉绽的身体,手臂虽然骨折了好歹另一只只是有几道砍伤,支撑着快要成废铁的菊一文字想要慢慢走,一转身又看见了那个丫头。

冲田见过星海坊主,也看过他战斗时犹如怪兽的样子,但他没见过江华,不了解这对变态兄妹到底是怎么养出来的,尤其是那个女人,脖颈的血都已经漫到了脚底,却还能为澄夜公主挡住一块即将要砸到她身上的花岗岩。

啧啧,被埋到瓦砾底真是活该啊,笨蛋。

冲田走到那处,打算把神乐挖出来,好歹能给她个痛快的,被活埋地死法太脏了。菊一文字终于断了,而冲田伸出手发现十指连心这种说法简直不要太准确,血肉模糊的指尖再经触碰,痛到血管都打成结。

所以看到神乐的脸时冲田真的想揍她一拳,以此祭奠自己逝去的爱刀和血迹斑驳的十指。冲田还是把神乐从废墟中拽出来,没有多余的动作 毕竟她上头有几个妹控女儿奴跟着,还是别太放飞自我的好。

大概是被疼醒了,神乐费力地眯起眼睛看着把她弄出来的人,切是这个抖s啊。

“混蛋s小子,醋海带递给我阿鲁。”

一句话已结束,怀中的少女昏死过去,谢天谢地那些还沉浸在悲伤和还在不断感慨的人们终于在澄夜公主的呼喊下注意到他们两个了,终于也可以放心地晕了,冲田心里诚恳地想。

满身是血的夜兔族少女在少年的怀里睡去,栗色短发的少年也靠着她倒下,这个画面被所有在场的人深深牢记,很不道德的是,当事人并不知情,然而这件事直到他们奉子成婚的那一天还被拿出来谈笑,虽然这是几年后的事情。

眼下少年少女只是带着朦朦胧胧的问号住进了一件病房,中间带隔帘的那种。很快神乐就凭着种族优势和对冲田的那张嘴以及对神威的怒气康复如初,只留冲田一人独守病房,哎呀哎呀,这样的措辞显得这位抖s太m了。

某天,神乐又在冲田床边坐着和他大眼瞪小眼,歪着头问他:“喂喂s小子,你为什么要把我挖出来?”

“不想告诉你阿鲁。”

“混蛋不要学本女王说话好好回答问题!”

“不想告诉你阿鲁。”

“你这个欠揍的混蛋,”神乐捡起地上的伞,准备再让冲田休息几个月。

“活下去。”

听到少年微不可闻的细碎声音,神乐抬头,看着冲田已经带上了那个欠揍的眼罩,并不确定他是否在装睡。

把重铸好的菊一文字放在他身边,神乐走出病房,在门口略微逗留,忽然发现余晖已经迈进了病房。

一天又平安地过去,未来尚在路上,到底会变成什么德行,不一起看看太无聊了。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