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蒂在弦上

旅行.流光交错

就是主页季刊的文
真是太荣幸了
爱他们一辈子ヾ(❀╹◡╹)ノ~
——————————————————————————————
薄薄的一张新闻纸透过彩色的油墨印上了整个宇宙的缩略图,新八将它渐渐卷起,翻动的手指不经意碰上了红色蜡笔画上的圆圈,稍作停顿,看着被圈定的那个星球的名字。

“咦……”将地图抖开,“哥尔赞星……龙美尔巴星!加库玛星!?”新八将每个红色圈圈都看了一遍后,压下五味杂陈的情绪,默默重复之前的动作。

地图被卷起放到一旁,新八走到阳台,黄昏下的霞光偏橙黄,镜片反光,银时看不见他的眼神,“喂,老八……”

“这算什么蜜月旅行啊啊啊啊神乐和冲田先生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啊啊啊啊难道没有了终极boss就不能好好进行日常吗?”

吐槽在沉默中爆发,银时刚想跟着一起吐槽却闻到了烟味,还伴随着略浅的蛋黄酱气味。透过镜子反射后的光线,看到土方靠在万事屋的墙壁上。烟蒂被两只手指夹得微紧。

甜食控对蛋黄酱控说:“被称为是打怪升级也不为过的蜜月旅行……不过他们都没有买保险的习惯,可真是太不好了。”

土方默认。

“……土方先生你不可能成为受益人的说……再说阿银你的想法太黑暗了定春都生气了……”

内心暗骂一声活该的真选组鬼之副长土方先生看着被血糊了一脸的银时和将定春推出门外的新八,又对他们说了几句神乐不可能听得到的话。

无论声贝再怎么超过人体极限也不可能传播到本就是真空的宇宙中,更何况还是传到宇宙飞船的特等席中。

宛如星级宾馆的特等席。

落地窗外星海浩瀚,偶尔还会闪过亮如白昼般的星团,再眩目的亮光看过几次,也就觉得索然无味了。所以这次旅行的乐趣还是去做每个或荒草不生或飞沙漫天的星球上的清道夫。神乐靠着窗子坐下,地热暖到刚刚好,双手抱住支起的左腿,指甲轻轻刮着与雷德基拉斯对打时弄出的伤痕,也不在意那微弱的疼痛。

也许是想着吃什么夜宵,思绪又很快跑到明天要去打的小怪兽,最后靠在窗子边险些要睡着,脸颊却是砸到了某人的手上,神乐费力睁开困到发酸的眼睛,看着那只手又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听到了带着笑意的声音,“喂,帮我吹头发。”

前后沐浴后的两个人坐在床沿上,本来是该冒着粉红泡泡的妻子为丈夫吹干头发的画面到显得十分凶残。

“温度太高了,调低一点好吗?”

“轻一点头发要被你拽断了。”

“……算了,我自己来吧。”

冲田转过身,想要接过神乐手中的吹风机,看到的场景却是吹风机从神乐手中滑下去继而滚到地上,眼睛完全闭上的神乐一头栽到自己怀里,柔软的粉橘色长发微蹭着脖颈的皮肤,白软的肌肤上每个毛孔都似乎展现着她的困意。

听不到她不甘心的反驳声,居然是睡着了。也不知道是她进入了怎么样黑甜的梦境,能露出那样安心的表情。

修长手指拂过神乐长而密的睫毛,埋进她的长发中,从腰侧的发梢滑出,最后将她的身体摆正,替两个人都盖上被子。

那么,好梦。

二.

这个所谓的“好梦”绝对只是单方面的,单方面的晚安吻,单方面的进入梦乡,男主人公还对着床头灯看着一件精密的机器,而不是自己妻子的侧脸,想起来这次公费蜜月旅行,还全都是因为它。

尽管再想拖延也快到最后期限了,这时地球上的土方对银时和新八说 “就算那小子再不想工作,也要考虑一下自己已经是要养家的已婚人士。”

“嘛,阿银我就觉得那小子就算是税金大盗也不能买的起宇宙飞船一个月的特等席,原来是公费报销哈哈哈。”

工作的报酬越是可观,工作的难度就会越高,去修补因为打败虚而逐渐形成的时空漏洞其实是个九死一生的活,然因其任务的特殊性,冲田总悟和冲田神乐成了最佳人选,尤其是冲田神乐。

“啊,土方先生的意思是那些时空漏洞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扩大,直到覆盖既定事实,最终局面会吞噬现有空间,达到谁也无法控制的混乱场面。”

“嗯……大概如此,倒也可以理解为和平行时空撞上了,”一口烟雾散去,土方继续说,“总悟是去解决和自己有关的时空漏洞,其实倒也不用摆出那么难看的表情,漏洞再多也是有限的而且不会再生,用现有的科技也可以进行修复。”

行之门口,土方转过头对银时和新八说,“做好他们回不来的准备吧。”

“诶诶诶诶土方先生这和你之前的话相矛盾啊……阿银,怎么办?”

“居然卷进这么麻烦的事啊……不过既然都结婚了就一起面对就是了,与其担心他们奇异的蜜月旅行,老八,还不如摄入些糖分……”

眼下什么事也只能等到明天再说,冲田将机器放在台灯那处,阖目睡觉。

辨不清过了几个小时,冲田感觉到某人一只胳膊蹭过自己的胸膛像是要触碰台灯,在台灯亮的同时那个机器也掉在地上,发出清脆声响。

本来还睡眼惺忪的两个人都变得清醒些,看着那机器触地后发出阵阵莹蓝色光晕,一丝不好的想法浮上冲田心头。

“神乐,”自己拿过菊一文字和衣服同时扔给她衣服和伞,“听我说……”

本来又有困意上头的神乐被冲田的话弄得真的清醒了,鲜少叫名字又带着急迫的口吻,再傻也看出有事情发生了。

然后正准备听他说时,抖s混蛋居然化成光不见了,来不及震惊的神乐发现自己也逐渐变成光,最后来到了一个极为陌生的地方。

诶,看景象似乎是地球。

手上还多了个类似通讯工具的,手环?

身上还淋着一阵阵的雨,神乐打开伞,确定了自己身边没有那个抖s,只有某个自称为幕府高官的人通过手环向神乐传递着信息,神乐理清思绪后问着。

冲田总悟呢,你们把他弄到哪里去了阿鲁?

大概是机器出了偏差,被传入另一个时空漏洞了。

我还能见到他吗?

可以的。

神乐冷哼一声,眉头皱着,继续向前方走去。

三.

大概也是因为自己因一时兴起提出的宇宙蜜月旅行被某人承诺会实现而太开心了,居然忘了审问一下他的资金是从哪儿来的,总不可能是那个终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亲爹或者是时时刻刻想把他们夫妇胖揍一顿的亲哥又或说是交了房租就会让人觉得天降陨石的白头发爸爸和爸爸的眼镜给的钱。

居然是公费报销,其实神乐听到着心里还是有点小窃喜的,然而接下来的信息把她的小窃喜弄得荡然无存。

人如果都回不来了钱还有个屁用。

一个刚被天人占领的小城市的市郊处出现了一个带着檐帽的女人,她捡起了被人扔掉的日报,眼神也被一张占满二分之一封面的照片所吸引。

罪大恶极 鬼兵队

激进派攘夷志士&宇宙海盗团伙春雨

杀人狂三人组

高杉晋助

神威

还有

冲田总悟!?

确认了自己没有把片假名看成平假名,或者是把平假名看出片假名,神乐死盯着那张三张都认识其中两张熟得都快烂掉的脸,又确定了日期为六年前,自己刚来到地球的那一年,那一年发生太多事,可是不管怎么说好好的税金小偷怎么就变成鬼兵队的核心成员了?

手环上给予的信息显示,冲田总悟一开始认定的大将由近藤变成了高杉,而姐姐三叶的去世刺激他断了最后一根弦,杀人行径也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所以就搞了个抖s狂三人组170联盟是吗?

这世界不被虚折腾也能被他们三人毁得透透的,真和新八说得一样:“万一当年走上歧途肯定早就成为杀人狂了,全身上下只有容貌俊俏这一个优点的变态垃圾渣滓混账。”

看着照片上容貌俊俏的刽子手冲田,一副武士装扮留着和现在差不多的长发,要不是眼神太过冰冷空洞,再加上身高,还真的以为她那消失不见的丈夫其实是去当恐怖分子去了。

神乐使劲咬咬牙,随手将报纸揉成团,她大概太注意照片而忘了看报纸上的内容,总的来说就是抖s三人组近日高调得很,可能要光临这座被天人占领已久的小城,希望市民多加注意。

显然那张报纸具有普遍的时效性,不可能写到170联盟已经在市郊驻扎,好巧不巧的是还是神乐身处的市郊。

当手环把以上信息传递过来时,神乐背靠在一棵腰身甚粗的大树下,很好的为自己做防护,她直接问了一个问题:是不是打倒这个空间的冲田就能把平行线拨到正轨,就能见到冲田总悟?

还未等到手环传回信息,一声嗤笑就从大树浓密的枝叶中传出来,据那略带鄙夷和不屑意味的声音神乐就知道她碰上了最要命的家伙。

用伞格挡住他的攻击,神乐向后推了一步,看着冲田吃完最后一个丸子,竹签还叼在嘴里,眸子似凝冻的血块一般发出偏黑的颜色。

之前他的种种不良气息被警服和土方近藤压得还算牢固,只是偶尔散发出来,现在的冲田可是sss版本,浑身邪气不加掩饰的散发。

近藤猩猩和那个自带紫光出场的高杉,两个处于相反的方向的人,带来的影响就是这样,也许这就是那个所谓的时空漏洞,冲田性格恶劣不假,但其实还是愿意追随近藤大猩猩这个事实神乐还是可以确定的。

“你的眼睛……倒是和万事屋那个小丫头很像……很好,我很中意你。”

看来和过去的自己已经见过面了,果然连欠揍和狂妄都升级为2.0版本的了。神乐没说话也没看见手环上的信息,因为她已经和眼前的人又打起来了。

原因是她听到了,“很不错嘛,很有调教的价值,喂,”锋利的剑刃已经微热,还斩下神乐几绺头发,即将贴近她的侧脸,与那双深红色的眼神对视,神乐又听见他说,“成为我的女人吧!”

额头上的青筋顿时跳了两跳,神乐自觉忍无可忍,主动进攻,招式凌厉让sss版本的冲田觉得惊异,很快又变成浓烈的喜悦之情,确实很有调教的价值。

最后伞尖险些戳到他额头,他听到这个女人边攻击边对他喊着,眼神犀利似乎能灼人,“抖s小鬼,听好了,本女王的老公……”伞身抵住刀刃,两人都后退一步,“可不止一米七啊!”

手环上莹蓝色的光聚拢,本来抱着一定要揍他一顿的想法的神乐发现自己又被传送到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

努力保持平静,但是失败了。

这根本不是什么蜜月旅行,也不是什么宇宙旅行,明明就是时空旅行!弄不好还是张单程票一去不复返。

四.

没有拦得住那个蠢货去和平行时空下的自己互殴绝对是最大的失策,当然这也是自己没有把这个什么机器弄明白的责任,虽然现在弄明白了,并且成功地把神乐带到武州,是他六岁的时候。

在摊位上坐着,眼见着卖章鱼烧的姑娘眼睛一亮,分文不取地递给他两盒章鱼烧,冲田毫不犹豫地当着姑娘的面将一盒递给了那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神乐。

气得姑娘的脸比她用的碳还要黑。

神乐没有接过章鱼烧,稍微将伞抬起,越过伞面看见了近半日未见的,自己的丈夫。

他一如既往微笑的表情,那种略带戏谑又有些自满的样子,嘴角扬起几乎微不可见的弧度,下意识想伸手拍打他那张脸,而鼻间的酸意开始弥漫,能再见到这个人,心房的悸动迫使神乐阖上双目,冷着脸坐在冲田旁边的座位上,睁开如湛蓝天空般的双眼,一层晶莹的水雾就只在眼眶里裹着,也没有下坠的模样。

她粉橘色的鬓发还因为雨水的缘故黏在颊边,衣服上的水痕还未干透,右臂上还有那个sss版冲田弄出的刀伤,夜兔的自愈能力惊人,现在只剩一道浅浅血痕,血水伴着雨水在衣服上晕开,冲田看到后想要给她包扎,却被神乐躲开。

“手起开阿鲁,我要解释。”

“……好。”

包括用所谓的幕府高官来诓她和之前的工作以及之后要做的修复漏洞的措施还有为什么神乐才是最佳人选等等这些冲田考虑到神乐的智商都用最简单易懂的话讲给她乐听。

“……也就是说,身为本体的你不能和sss版本的自己接触,否则会出现偏差……”

无视了那个奇异的称呼,冲田边进行简易包扎边对神乐说,“并且你如果把那个我打死,就得当寡妇了……不,不对,连婚都结不成更别提之后的事情……”

冲田重新拿过那盒还没来得及送出的章鱼烧,拈了根千子,将两个章鱼烧塞进神乐的嘴里,摘下她的檐帽,伸手将她杂乱的头发抚平。

“走吧,去最开始的起点。”

咽下章鱼烧,被某人牵着手的神乐跟着他走着,眼神顺着臂膀流转到他整个人上,突然抱住他的胳膊整个人压在冲田的后背上,两人脚步都停住。

“你就是个混球。”

微哑的声音不仅透过空气还透过骨头传到冲田耳中,他转身将比他矮了一个头还多的的妻子抱在怀里,嘴唇贴在她光洁的额头上。

“对不起……你说得对,我们一起走吧。”

五.

修复的方式其实特别简单,按照这个时空,某天自己一个人玩的小冲田会和高杉遇见,因为和高杉的意志共鸣而对小冲田产生了极大影响,继而十余年后鬼兵队又得一助力。

简而言之就是本来该成为冲田大将的近藤却换成了高杉,种下不同的种子便结出了不同的果实。

而神乐要做的就是按照冲田的指挥,把在东边玩的小冲田带到西边就好了。

这么简单就完成了工作,神乐不禁小小地欢呼一声,但冲田告诉她,不要小看只相距三公里的距离,万一在路上遇到高杉或者说那天近藤老大恰好便秘就惨了。

两个人找到了那个孩子,冲田向神乐做出加油的手势,显然对她给予过分的信任转身不见人影,而神乐只能一步步地靠近小小的孩子,连搭讪的方式都没想好。

掏出衣兜里仅存的醋海带,满脸堆笑地问着小孩要不要吃,但正常的孩子都会因为家长的告诫而变得警戒起来,更别提这个不正常的孩子。

万幸他没有被吓跑,只是像没有听见一样继续在沙地上写写画画,最后抬起头,露出稍粘上沙土的小脸,对神乐没什么感情地说:“你挡光了。”

本来还蹲在地面的神乐豁然起身,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却发现无奈的情绪已经占满整个心头。

连正常交流都做不到更别提领着他去找近藤大猩猩了。

距他一拳的距离,神乐蹲在他身边,勉强只在衣兜里翻出纸巾,声调也褪去之前的过分娇柔,甚至没察觉到的戴上了之前和他拌嘴的语气,“喂,小鬼,这么热的天,看看你的脸都快成花猫了,用这个擦一擦阿鲁。”

“……‘阿鲁’?这是什么话?”

依旧还是冷淡的态度,头也不抬的继续画着,神乐试探性地替他擦擦脸,小冲田最开始虽然稍有反抗,但也没有十足的拒绝的意思。

“口癖,口癖而已啦小鬼头,”

又陷入了卡死的沉默中,时间分分秒秒流过,神乐额头沁出汗,孩子主动问着,“阿鲁,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想起自己小时候也问过妈咪为什么一直摸自己的头发,当时妈咪的回答是什么来着?

“喜欢你。”

对,妈咪总会说因为妈咪最喜欢神乐了。

“为什么喜欢?”

神乐面对这个问题当然不可能说什么因为你是我的孩子云云,“呃……大概是……”

那个混球说过他们的出现仅仅是修复时空漏洞而已,不会给这个时空的人带来什么记忆。

那么,要不要顺着本心坦白一回。

就这一回。

“因为你和我打闹却从不厌烦。”

“因为我们共同战斗过。”

“因为你救过我我也救过你。”

“因为你表面上对什么都不关心但其实又温柔又可靠。”

“因为你这家伙口是心非。”

“因为我最不愿意看到你不开心。”

“因为我们都发过誓不能输给任何人。”

“因为你失去了你的姐姐我一度失去了我的哥哥我们彼此都知道那种感觉。”

“因为你差点替我而死。”

“因为你向我表白还发誓要和我彼此折磨到死。”

“因为你在我心里太重要了。”

“因为你是我的丈夫是我栖息的大树。”

“因为……”

真是的,居然哭出来了。

“所以……这些还不够吗?”神乐跪坐着抱着已经愣住的孩子,轻轻把头放在他小小的肩上,眼眶中的眼泪滴在他白色和服上,带着哭腔的声音传到他的耳朵,“我不想看到,谁都不想看到,你最后变成刽子手,跟我走吧,去找你应该追随的大将。”

神乐拉开与小冲田的距离,还在流着眼泪的湛蓝双眼期盼般的看着孩子稚气的眼瞳,孩子当然听不懂她的话语,但内心中鬼使神差地生出要跟她走的想法。

“我知道你听不懂的,但是相信我吧……”

夜兔战斗的直觉告知神乐戾气已经越来越近……所以快点和我走吧。

“……阿鲁,你说去见谁?”

小冲田翻开了她的衣袖,看见了那处皮肤被包扎得严实,也许是道很深的伤口,心里忽然有些莫名不舒服。

神乐拉住他还在摩挲绑带的手,擦掉眼泪对他笑了笑,两个人走向该去的地方。

是那处霞光正在照耀的地方。

六.

神乐抵着孩子的额头,告诉他一定要尽量的善良,告诉他彼此还会见面,继而躲在远处,看着小冲田带着颇失望的表情继续用树枝画着沙地,这时近藤大猩猩走过来,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最后两个人都笑得很开心。

重重呼出一口气,神乐觉得这一天下来简直比扫荡十个哥尔赞星还要累,头甚至还有些眩晕。

赶快找到那个干动嘴不动手的混蛋,回到宇宙飞船上去,现在的神乐只想补眠。

是在一处民房前找到了冲田,神乐刚想和他说想快点回去,却顺着冲田的眼神看向房门的院子里,坐在门口的是他们的姐姐,冲田三叶。

神乐只在祭拜时看过那个美人的遗照,杏子般的眼眸,与冲田相似的面容,没有任何戾气,只有如水般的温柔。

此时,白色的蝴蝶在她的和服上稍作停留,三叶的笑容逐渐绽放,似乎凝结了院子里所有枫叶的清妍之姿。

爸比在以前问过自己,听没听过一句话叫“近乡情更怯”?

大概这就是不敢走近又不舍得离开,就在视野可及的地方杵着,却连眨眼的时间都不想耽误。

握紧了冲田的手,神乐不去理会他的诧异和微小的反抗,拉着他走进了院子,这两个人的到来,当然把三叶吓到了。

开场白显然都没有想好,冲田的眼眶已经有些微红,倒是三叶先问,“看两位不是本地人,是旅行的人吧,口渴了吗?需要准备茶水吗?”

“……是,”冲田向自己的姐姐微笑,“麻烦……您了。

趁着三叶去准备茶水的间隔,冲田始终握着神乐的手,在这个曾经坐过无数次的台阶上坐着,院中两棵枫树上还有未红透的叶子,在风中打着旋儿。

“china啊,我好高兴,能和姐姐再说说话……真的……”

反握住他的手,手心的温度彼此交融着,神乐说:“我也好高兴,能见到姐姐……小鬼头快回来了,我们多和姐姐说几句话吧。”

也许是看见了两人紧握的手,三叶的脸微红,边到着茶水边问着,“两位客人是夫妻吗?感情真好呢。”

“嗯……她是我的妻子。”

听到话语中的几分温柔,三叶看了发声的冲田一眼,却发现他的面容与自己的弟弟相似得很。

“啊……这位客人和我的弟弟长得好像呢……如果我的弟弟长大后也像您一样有着幸福的婚姻就太好了。”

说完这句话三叶抬头看向已经发暗的天色,“如果是真的……我就满足了。”

神乐看得到三叶眼尾处的期盼,她开口:

“请,请您也为自己的幸福努力阿鲁。”

“诶,夫人您?”

三叶显然没有太明白神乐的话,转过头却看见了这位夫人的目光笃定,“您的弟弟一定会幸福的,所以,您也要为了自己幸福啊……”

三叶听到这句话,笑得温柔,声音也柔得如软软的棉,“谢谢您,不过我一直处在幸福中,”她目光流转到借着喝茶而低眸的冲田那处,“为了弟弟,其实也是为了自己啊……”

“啊啦……那孩子怎么还没回来呢?真想让他见一见你们,虽然他不太爱和陌生人说话,又有些固执,但确实是个温柔的孩子哦。”

“哎呀,看着这位先生总有种熟悉感,仿佛见过似的,自顾自的说了这么多,真是失礼了。”

“……没有,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离开了,抱歉打扰到您了。”

冲田向三叶鞠躬,牵着神乐的手,已经走到了门口。三叶也知道留不住这些正在旅行的人,表示并没有被打扰而自己能和他们说说话觉得很开心。

将他们送到门口,一阵晚风吹过,三叶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看见天际出现了一抹褐色的光,就像霞光与暗色间难舍难分地缠绕着,但夜幕总会降临。

就像人也总会分离。

两人的脚步在门口顿住。

“谢谢你……我的姐姐……”冲田和神乐转过头,带着笑容看着有些不明所以的三叶,冲田低声继续说,“我真的很幸福,”握紧妻子的手,看着最敬爱的姐姐,“一直都是啊……”

似乎有所感应,有些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自己眼前。

三叶走上前,看着逐渐变为莹蓝色光芒的两个人,想要伸出手抚摸高出自己很多的冲田的额发,笑着流出眼泪来。

“所以……小总,一定哦,一定要幸福哦……”

七.

人的一生大概会见过一百万个人,大部分只是匆匆过客,彼此互晓姓名的大概不到一千人,成为挚友的也许不会超过十个人,成为毕生挚爱的只能有一个。

年少时和她打打闹闹,说过很多次讨厌心里却一直说着喜欢,捱到成年,用所谓的套路也好坑蒙拐骗也罢就是想把她抱在怀里,不动声色地排除掉所有障碍。

就算这次任务失败了,机器中的能量耗尽,他们两个人也还是会在不同的平行时空下相遇,但不一定会有现在的结果,站在不同立场的两个人不再会有打打闹闹,而是你死我亡的争斗,不可能像现在一样,和自己的妻子进行可能有那么一点点甜蜜但又是十足刺激的蜜月旅行。

抱着已经睡着的她,躺在特等席的床上,她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能坦率地露出可爱的睡颜,就好像只有在他不在的时候,才能说出那么多“因为”。

人们说蜜月旅行是为了增进夫妻间的感情,他原本以为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是满级的状态,但是爱就是如饕餮般的猛兽,永不知足,根本不会有满级封顶这一说,而是沿着笔直的线愈攀高峰没有尽头。

尾声.

“不想去和但那他们报声平安吗?”

声音从枕头里传出来,闷闷的,“不要啦,我好困阿鲁……你去打个电话就好了,我们不是都回到地球了……”

一团橘毛又砸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冲田将她松垮的睡衣拉好,“不过是穿越空间,体力不至于还没恢复吧?”

“……我可是又打架又哄孩子,哪像你除了看看姐姐就是白吃章鱼烧阿鲁……”

“不,”冲田顺了顺她的头发,“还有给土方的蛋黄酱里放泻药。”

神乐翻了个身,眯着眼睛与上方的冲田对视,自己也觉得奇怪地说:“我就是困得要死阿鲁……我们如果有了小孩子千万只要长得像你就行了。”

“突然之间你说到哪了……放弃吧抖s是会遗传的。”

又翻身保持原来的姿势,神乐很努力的和睡意抗拒地说话,“才不会遗传……”结果还是很明显的失败了。

所以这次真.蜜月旅行&宇宙旅行&时空旅行总算用公费完美报销,真是可喜可贺。

评论

热度(15)